霓花裳 作品
几天没更新/没有找到你看的书?通知我
查看更新回复

第846章 名声毁了

    哪怕是颜不寐心里头再疑惑,但是他也没有表现出来,只是淡淡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世子,奴才也不知道陛下召世子有何事?”

    小太监定了定身子,然后恭敬的说着,他小心翼翼看了看颜不寐的脸色,又看了看已经被拖走的颜诗茵,心里也是非常的疑惑,这二人都是嫡亲兄妹,怎么这差距会是如此的大?

    这真的是让人想不通的,怎么这人和人的差距是这么大呢?

    “世子,还是快些进宫吧,不要让陛下等急了。”

    见颜不寐还愣在原地,小太监也是有些无奈了,只能催促着颜不寐快点行动,就担心颜不寐耽搁了时间,让颜圣翼久等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给本世子记住了,没有本世子的命令不能让郡主出府,如果郡主跑了,这后果可不是你们可以承担的。”

    颜不寐捏了捏手指,然后面带威胁的说着。

    如果他进宫一趟,颜诗茵就跑了,那他进宫还有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“奴才知道了。”府里的下人自然知道颜不寐是认真的,赶紧回答道。

    看着几人的模样,颜不寐微微点了点头,然后转身就准备进宫了。

    被人拖走的颜诗茵看着颜不寐这样就走了,非常的不甘心,没有想到颜不寐居然真的要禁她的足,还想断了她对舒景瑜的念头。

    就算是她被禁了足,但是对舒景瑜的念头也不会就此清淡的。

    “颜不寐,你真是好的很啊,我还是你的妹妹吗?”

    颜诗茵眼眸含泪,非常不甘心的看着颜不寐,她没有想到颜不寐居然如此的狠心,她可是颜不寐的嫡亲妹妹,他居然这样对待他的嫡亲妹妹。

    腊梅回来的时候就看到颜诗茵被人拖回房间了,非常的诧异,赶紧就朝颜诗茵的方向跑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是做什么,大胆,居然敢这样对郡主,真是大胆,你们哪来的狗胆?”

    腊梅见颜诗茵被人这样对待,自然也是非常愤怒的。

    她可是和颜诗茵一起长大的,也是把颜诗茵当成亲妹妹一样看待的,哪怕颜诗茵之前因为琳琅的事情对她起了芥蒂,但是在她心底颜诗茵一直都是她的小姐。

    “你们放开,放开郡主。”腊梅跑过去就对着那些人拳打脚踢的,想要他们放开颜诗茵。

    见腊梅突然扑过来,几个人是非常的无奈,他们都知道腊梅是颜诗茵的贴身侍女,也不是他们就可以轻易得罪的人,但是眼下的情形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办,他们只能呆呆站在原地。

    见他们不敢反抗,腊梅的动作可就是更加的肆无忌惮,居然还动用起来牙齿,这时候一个小厮总算是忍不住了,抬脚就朝腊梅踢了过来,一脚狠狠就将腊梅踹开了。

    虽然腊梅是颜诗茵的贴身侍女,但是腊梅也是一个下人,他们之前已经多番忍耐了,如今腊梅忽然还敢得寸进尺,自然是没有必要再忍受下去了。

    就算是这件事情闹到颜不寐那里他们也是没有错的,毕竟是腊梅先动手,他们也对腊梅忍耐了一番的。

    虽然说他们几个男子汉大丈夫,不应该和腊梅一般见识,但是腊梅的做法也是有些过分的。

    那个对腊梅动脚的小厮压根就没有想过,没有想过他那轻描淡写的一脚对于腊梅来说有多严重。

    腊梅是颜诗茵的贴身侍女,在府上这么多年也没有坐过什么粗活,和娇生惯养的大家闺秀也是差不多的,此时小厮的一脚也是让她疼得厉害。

    “腊梅,你,你……”看到腊梅摔倒在地,颜诗茵的神情可是非常的自责。

    不可否认,之前琳琅的话给了她很重的打击,她无法忍受身边的下人对颜不寐动了这样的心思。

    尤其腊梅是她的贴身侍女,颜不寐也是她的嫡亲哥哥,她无法忍受身边人觊觎她的哥哥。

    哪怕九州大陆有这么多人觊觎颜不寐,哪怕有这么多人对颜不寐有非分之想,对于那些人颜诗茵从来都没有这样的反感,就是对腊梅的事情反感。

    “你们放肆,他可是本郡主的贴身侍女,你们居然敢这样对她,是不是活腻了。”

    颜诗茵自然是非常的愤怒,都说打狗还得看主人,腊梅是她的人,她如今就在这些人眼前,这些人居然还敢这样对待腊梅,真是活腻了。

    颜诗茵从来没有受到过这样的羞辱,哪怕是先前在相国府受到的羞辱都没有如此的强烈。

    她声嘶力竭的嘶吼着,想要让那些人放开她,但是这些人又怎么可能放开她呢?

    几人纷纷对视一眼,然后不动声色的朝颜诗茵看了一眼,随后默默拖着颜诗茵就朝房间走去。

    几人都没有看到跌坐在地上疼得龇牙咧嘴的腊梅,似乎是下意识将她忽略了。

    不过也是,腊梅就是一个丫环,又怎么值得他们如此费心呢?

    颜不寐的命令就是让他们看好颜诗茵,至于其他人可没有说,他们的做法自然也没有什么过分的。

    皇宫御书房里头,

    听着福总管的禀告,颜圣翼的眉头一直紧紧皱着,他是真的没有想到一夜之间居然还发生了这么多事情。

    对于舒窈还有威远将军府的事情他自然是放心的,因为他相信舒窈,也相信舒景瑜绝不是不知道分寸的人。

    如今让他担心的就是颜诗茵了,颜诗茵这几次的做法真的是将皇家颜面都丢尽了。

    如果让颜诗茵丢尽颜面的是另外一个人,他自然是会将所有得过错都算在那个人身上,但是眼下让颜诗茵丢脸的不是旁人,而是舒景瑜,是他最为看重的舒景瑜,他自然不可能用之前的看法来对待舒景瑜。

    主要他也算是看着舒景瑜长大的,知道舒景瑜究竟是什么样的人,也知道舒景瑜不是那样的人,所以他才会发愁。

    对于颜诗茵还有颜不寐他可是非常愧疚的,当初镇南王的离世和他脱不了关系,如果不是他的话,说不定镇南王现在都还活着,也不会让颜不寐还有颜诗茵小小年纪就成了孤儿。

    如果舒景瑜对颜诗茵也有那样的意思,他自然是非常看好这桩婚事的,毕竟一个是他的皇侄女,一个是他最看重的大臣,二人也算是才子佳人,也是般配。

    但是偏偏舒景瑜对颜诗茵没有那样的意思,一直都是颜诗茵在自作多情,一直都是颜诗茵在一厢情愿,他就算是有心插手也是没有什么办法的。

    “小福子,你说这诗茵怎么就这么犟呢?偏偏景瑜不喜欢她,要是景瑜喜欢她也是一桩良缘。可是景瑜就是不喜欢她,这该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颜圣翼是非常的无奈,他轻轻叹息一声,颜诗茵这么执着,也不知道今后会发展成什么样子。

    虽然舒景瑜为人温润,但如果颜诗茵真的犯到他头上,哪怕颜诗茵是皇家人舒景瑜也不会轻易放过她的。

    “陛下,这男女情爱奴才也不明白,有些人就是将情爱看得特别重要,觉得喜欢就是要在一起的。可是这世间的事好多都是身不由己的,并不仅仅是喜欢就可以在一起,两情相悦的想要相守在一起可是非常难的。”

    福总管轻声说着,哪怕他就是一个太监,对于男女之情并不了解,但是他也可以说出这样一番话。

    他朝颜圣翼看了过去,颜圣翼说颜诗茵执着,可是颜圣翼又何尝不是执着呢,

    颜诗茵对舒景瑜执着,但是颜圣翼对冷若凝可是执着了这么些年。

    皇家还真是尽出些痴情人啊,不管是朝阳长公主还是颜圣翼亦或是颜诗茵,个个都是痴情人。

    “唉,小福子啊,你说诗茵这是怎么了,她为何非要如此执着呢?朕看得出来,她再这样执着下去恐怕不会有什么好下场。”

    颜圣翼真的是觉得头疼,不管是颜圣翼还是颜诗茵,都没有一个让人省心的。

    之前他觉得颜不寐就特别不让人省心了,但是现在颜诗茵的事情一出,他就觉得颜不寐的事情似乎也没有这么重要了,比起颜诗茵来,颜不寐的那些事情也不算是什么。

    “这群糟心孩子,怎么就如此让人不省心呢,”他自己的孩子不省心,就是颜不寐和颜诗茵也不省心,真是胡子都要愁掉了。

    虽然之前苏贵妃将颜婧琪的事情隐瞒得挺好的,但是该知道的他还是知道。

    毕竟他是帝王,是九五至尊,整个皇宫还有整个天下都在他的手里,他又怎么可能会一点风吹草动都不知道呢,

    那些事情他都是知道的,不过有时候就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帝王本来就是一件很糟心的事情,如果再掺合那些事情岂不是非常的累。

    只要不要闹出什么大事情他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当作什么事情都不知道,如果闹出了什么事情,惹出什么大乱子,牵连到的人他一个都不会放过。

    就在颜圣翼神游天外的时候,颜不寐可算是来了。

    “陛下,镇南王世子来了。”

    一个小太监走了进来,看到屋内的气氛有些尴尬,他也没有说什么,只是默默低着头。

    “不寐来了啊,让他进来吧!”颜圣翼颇有些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,有这么一刻,他真的是想要不顾一切抛下所有。

    有这么一刻,他是真的不想当帝王了,当这个帝王真的是太累了,他不想当这个帝王。

    颜不寐疾步匆匆走了进来,看了看颜圣翼并不好看的脸色,然后快速低下了头,哪怕是他想了一路都没有想明白为何颜圣翼要召她进宫。

    他一不是朝廷命官,二最近也没有惹事情,前朝的那帮老家伙是不可能来颜圣翼告状的,既然如此,他还真就不知道颜圣翼见他是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要知道之前颜圣翼召见他也就只有前朝那些老家伙弹劾他的时候,像如今这样无缘无故还真就是没有的。

    “见过陛下,不知陛下召臣所谓何事?”

    颜不寐跪下给颜圣翼行礼,虽然颜圣翼是他的皇叔,但是礼不

    可废,他不可能做个没有规矩的人。

    “不寐来了啊,起来吧,来朕身边。”

    颜圣翼看了看颜不寐那张很容易就招蜂引蝶的脸,又想到颜诗茵的事情,真的是头疼。

    这二个孩子怎么就没有一个让人省心的呢?偏偏就是一个比一个不省心。

    颜不寐也没有想太多,此时的他压根就没有联想到颜诗茵的事情,也没有想到颜圣翼见他是因为颜诗茵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陛下,不知您有何要事?”颜不寐知道颜圣翼召见他自然是有要紧的事情,如果事情不要紧的话,颜圣翼是不会如此匆忙就让人叫他进宫的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颜不寐也是非常了解颜圣翼的。

    “自然是为了诗茵的事情,听闻诗茵她去相国府闹出一些事情了。”

    颜圣翼口中的话虽然是在问颜不寐,但是听不出丝毫询问的语气,就是颜不寐都听得出来,颜圣翼定然是了解这件事情的。

    “陛下,这不过都是误会罢了。”颜不寐嘴角抽搐了一下,然后脸色不好的说着,他是真没有想到颜圣翼已经知道颜诗茵在相国府做的事情来。

    不过想到颜圣翼的身份却又觉得一点都不意外,颜圣翼好歹也是帝王,知道这件事情也是丝毫不奇怪的,就是这速度未免有些快了。

    “误会,不寐,你确定你说得都是真的,没有在欺骗朕吗?”

    颜不寐的话一听就知道都是假的,颜圣翼自然也是听出来了,颇有些不满的朝颜不寐看了过去,就是希望颜不寐可以对他坦诚相待。

    他也只是希望颜不寐可以实话实说,他一早就知道事情的真相,哪怕他已经知道真相,但还是想从颜不寐口中听到真相,而不是听到这些用来敷衍他的话。

    “陛下,您这是在说什么呢?自然是真的,您不必在意外头那些人得言论,不过都是假的罢了,诗茵她虽然喜欢相国大人,但是她一直都知道自己的身份,也知道什么事情该做,什么事情不该做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的时候,就是颜不寐心里头都是有些没底的。

    如果颜诗茵真的知道什么事情应该做,那也就不会变成如今这副样子了。琇書蛧

    但凡颜诗茵有这么一刻想到她的身份,那事情都不可能会变成如今这样。

    “她知道自己的身份,知道什么事情该做,知道什么事情不该做吗?不寐,你这究竟是在欺骗自己还是在欺骗朕?”

    颜圣翼轻轻叹息一声,很显然他是对颜不寐失望了,他以为颜不寐会说出真相的,没有想到颜不寐不愿意说出真相,还一直在偏袒颜诗茵。

    “她和你不一样,你是镇南王府的世子,是一个男子,可以不这么在乎自己的名声,但是诗茵是一个女子,对于女子而言最重要的就是名声了,如果她名声毁了的话,那让她之后应该怎么办?就算她是镇南王府的郡主,就算她是皇亲国戚,你觉得她之后还会有出头之日吗?”

    颜圣翼语重心长的说着,他已经将所有的厉害关系都和颜不寐说了,如今就看颜不寐是如何选择的了,就看一看颜诗茵再颜不寐心里头究竟占了多大的位置。

    九州大陆最注重的就是名声来,女子更是如此,不管是不是大户人家出身,第一注意到的就是以往的名声。

    如今颜诗茵在京都的名声真的是不好,哪怕她就是镇南王府的郡主,但是好多人都是不买账的。

    有一个好的出身固然是非常重要的,但是一个好的名声才是至关重要的,颜诗茵有一个好出身,可是却没有一个好名声,也是无济于事的。

    经过来这次的事情,日后颜诗茵要想要议亲真的就是难上加难。

    颜圣翼真的是觉得自己都快要成为一个老妈子了,成天到晚就是收拾烂摊子子,这群倒霉玩意也不争气,一天天让他操心。

    当一个帝王当成颜圣翼这样的还真的就是古往今来绝无仅有的,这样一个老妈子帝王也是第一人了。

    不知道别人家的帝王是如何当的,但是颜圣翼这个帝王就是越当越糟心,真的是糟心极了。

    颜不寐一下子就愣在了原地,他已经可以百分之百肯定,肯定颜圣翼知道不久之前才发生的事情。

    知道颜诗茵再相国府受了羞辱的事情,他以为颜圣翼不知道,没想到倒是他猜错了。

    “你真以为诗茵的事情朕不知道,朕知道的,你是诗茵的哥哥,朕想要问问你,诗茵为何成了这副样子,她还知道自己是皇亲国戚,是皇室郡主吗?”

    做为一个皇室郡主,颜诗茵是第一个将皇室颜面都丢尽的女人。

    对于她,颜圣翼是真的不知道要如何办了。

    颜诗茵不是他的女儿,他不能打也不能骂,如果颜诗茵是他女儿的话,定然是少不了一顿责罚的。

    但是偏偏颜诗茵只是他的皇侄女,不是他的亲女儿,他们之间还隔着一点,不然他就可以毫无顾忌的责罚颜诗茵了。